硬糖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硬糖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导演和宣发怎么总是正面刚这里面到底有多少不为人知的事-【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9:03:11 阅读: 来源:硬糖厂家

最近,电影《命运速递》导演李非控诉电影宣发方迪美天祥“开400万空头支票”不作为。而前不久,《英雄本色2018》导演丁晟手撕光线传媒(300251,股吧)索要宣发和补费用明细。

吃瓜群众表示看不懂也看不明白,导演们和宣发方怎么就杠上了呢?

宣发方的承诺

全是空头支票

先来说说李非的事儿,日前,他在微博和朋友圈发了一份“不是什么声明”的“个人总结”,在这份总结中,他可曝光了不少事儿。

咱先看完这份“总结”,再继续往下说,原文如下:

在看到李非的声明后,麻辣鱼突然明白了在电影上映前采访他时,他的许多欲言又止是为何。

这篇不长的文章的里,可说的事儿太多了,咱们一点一点说。

《命运速递》5月25日上映,李非3月才知道,带着一些“意料之外”。

这部4年前也就是2014年豁命干的“小片子”是李非的导演处女作,同时也由他自己任编剧,男主角赵炳锐也是小片子的合伙人。

曾经在行业里处境都不是很好的俩人,某次突发奇想“咱们自己干一个吧”,于是俩人一拍即合,“你当编剧和导演,我当演员和制片人”,简单的分了一下工后,赵炳锐就找投资去了,找了半年也没什么起色,直到2013年冬天有家想做点影视生意的公司愿意出300万。这家出钱的公司是一家“做刷子”的公司,麻辣鱼在采访李非时,他并没有明说具体的公司名称。

《命运速递》杀青的时候,300万费用已经用完了,没钱做后期,李非就和赵炳锐一人一半把钱掏了。根据总结中“比那会儿有钱了,再各自拿出20万预算补进去(宣发)”,可得知后期费用不超过40万,进一步可知《命运速递》制作成本在300万到340万之间。

“这是我近几年看过最好的电影!”姜文对《命运速递》这样评价,然而这部电影目前仅收获了135.5万元的票房,片方分账47.4万元,“赔钱”已是事实。

虽然李非说“下档”了,但并非真的下档了,随着陆陆续续有新的影片上映,《命运速递》的排片已经低至0.8%,与下档无差。

在如今的市场中,青年导演的处女作自然是不带任何流量和热点的,若想被更多观众看见,宣发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命运速递》的宣发公司是迪美天祥影业(下文简称迪美),还是出品方剧角映画找的。

迪美在圈子里几乎是默默无闻的存在,在《命运速递》之前,还联合出品过李杨导演的《盲道》,成绩就更“厉害”了,票房只有52.4万。

当时迪美对李非表示宣发费用为400万,并对李非许诺:

许诺1:将《命运速递》的预告片贴到《复仇者联盟3》的前面

实际1:没有看到

许诺2:北到沈阳南到深圳10个城市的路演

实际2:全部取消

许诺3:排片争取到10%(后来说保6争8、保5争6……)

实际3:上映首日排片只有3%,还是5月25日这样一个非热门档期,第二天1.6%,第三天1.1%,之后几乎连1%也没有了。

除此之外,实际上迪美对《命运速递》的宣传工作几乎为零,只给李非安排了一个专访,那时距离《命运速递》上映还有两周,距离5月18日首映活动还剩一周。

在距离首映活动还有三天的时候,首映地点、厅数、搭建、流程、台本等等均毫无头绪,为此李非个人与“毫无利益诉求只为帮这个片子”的整个FIRST影展团队付出努力和行动,最终合瑞影业的董事长田祺临时救场。不仅张罗了首映,并用上映前仅剩的一周时间联络了十家媒体看片、采访,麻辣鱼便是其中一家。

关于四百万

疑问有点多

现在,看片当天的疑问迎刃而解。

看片和采访都是在位于东四环的太合娱乐公司进行的,但是《命运速递》的海报和影片字幕栏里都不见太合娱乐的名字,当天询问邀请我们的工作人员,对方的答案是:此次太合娱乐是纯帮忙。

当时一头雾水,现在懂了。

太合娱乐和田祺与FIRST都关系匪浅。

田祺曾是太合娱乐的法人,如今所在的合瑞影业曾制作并发行冯绍峰合刘亦菲主演的电影《二代妖精之今生有幸》,参与发行《暴裂无声》、《战狼2》、《路边野餐》、《黑处有什么》。

而FIRST与太合娱乐一直拥有良好的“合作”关系,太合娱乐向来给予文艺片以及青年导演很多支持,许多从FIRST走出来的青年影人的电影《路边野餐》、《心迷宫》、《暴裂无声》等,太合娱乐都参与了出品或制作、发行、宣传。

近几年,行业内提高了对青年影人的关注,许多青年影人从FIRST影展走了出来,影片进了院线。

《命运速递》也不例外,片子全部做完后很多人说“不错”,但都不愿意帮忙发行,直到《命运速递》获FIRST影展四项提名后,才有了转机,也让姜文看到了李非,后来李非成为了姜文新片《邪不压正》的编剧核心人物。

采访李非当天,他数次提及FIRST影展以及该影展的CEO李子为,虽然他并未表露太多,但当时的一番话在此时听来,另有滋味。

当时,我问李非FIRST电影节对于青年导演来说它意味着什么?他说:“我觉得它已经超越了一个影展的意义,而是一个真正的爱护或者说爱这些努力的有才华的青年电影人的一个机构。它对青年导演的帮助都是全套的,而且他们都完全没有任何利益的诉求,不遗余力的进行帮助、推广,提供资源。”

说起李子为,李非难掩感激之情:“李子为帮忙主持、张罗,真的特别感动,我觉得FIRST这个团队是真的爱电影的人。我和FIRST并驰计划的创始人宋文聊天,我觉得他有句话说的特对,就是李子为不是爱电影,她是爱电影人,尤其爱那些真的努力拍电影的年轻电影人。”

而李子为在李非发出“总结”后,也在朋友圈表示,“支持导演!!!作为亲历者,作为旁观者,愤怒快一个月了。这世道。”

话说回来,电影上映前,面对质问,迪美说“没钱了”,四百万的宣发没钱了?不仅李非没看到迪美做了什么,其他人也没有看见,更别说观众了!

不过,对于这四百万目前存在的疑问有许多,这四百万到底是谁出的钱?没钱了是把钱花没了还是根本就没钱?如果是花没了那么钱用在了哪儿?

迪美对媒体表示迪美也是《命运速递》的出品方,也出了钱、赔了钱;同时也是第一宣发方,并非代理宣发。并表示会在之后做出声明,然而截至发稿,迪美未再有“新动作”。

找来迪美做宣发的第一出品方剧角映画,至此也并没有对外做出任何回应。

而李非则表示:不会再对有关《命运速递》宣发一事做出任何回应,如有疑问请找出品方剧角映画。

所以,对于上述疑问,目前还没有结果。

要的不是票房

而是尊重

李非在总结里写到:“一部电影,尤其是一部小成本不自带热点的电影,当它完成制作投入院线,相当于卸下了所有保护屏障,变得非常脆弱。观众评价,舆论导向,任何一点风声都有可能打倒它,——但《命运速递》连这一步都没有走到,它倒在了宣发和排片,倒在了前端,倒在了路还没开始的地方。我们做了这么多年,就是想把它送上路而已,但它输得不明不白,连真心喜欢想看的朋友也根本看不到它。”

都说酒香不怕巷子深,都说内容为王的时代内容好了市场必定会给一个好的反馈,但其实这些话只说了一半。

《命运速递》告诉我们“酒香还是怕巷子深的”,对于一部被认为还不错的影片来说,135.5万的票房可以说是惨不忍睹,票房差,院线一周游或一日游自然是它的命运,所以说对于不自带热点的影片来说,宣发很重要。

此前,靠口碑发酵和营销引来排片逆袭翻盘的例子,比比皆是。去年,纪录片《二十二》上映,首日排片仅为1.5%,但后来凭借其话题性和好口碑,在上映第十天将排片逆袭为10%,最终《二十二》打破了中国纪录片的票房记录。今年春节档四部大片展开角逐,军事片《红海行动》不仅预售票房最低,排片也只有其他的影片的三分之一。上映后,《红海行动》一跃成为该档期评分最高的作品,凭借口碑发酵和有效营销,排片逆流而上,最终口碑与票房齐飞!

当然,也有靠“吸引眼球”的方式来增加排片的。

例如2016年第四代导演吴天明的绝唱《百年朝凤》,上映首周日均排片量不到2%,票房仅154万元,上映第二周面临排片腰斩,制片人方励不惜下跪求排片震惊电影圈,后来随着影片关注度一路飙升,各大院线纷纷增加了排片支持,排片比例更是一路猛涨到超过10%。

而李非,选择在电影“下档”后发声,他说不为别的,就为给年轻电影人提个醒。

于是,这不得不让人想到了前不久《英雄本色2018》的导演丁晟手撕光线传媒索要2700多万宣发和1000万票补费用明细一事。

一部电影的成功,从筹备、拍摄、后期、宣发再到上映,每一环都不能掉链子。稍有不慎,牵一发而动全身。不管是李非还是丁晟,他们的发声与质疑,无疑都是这个行业的缩影。

有人说,票房不好也不能全赖在宣发头上吧?

这是当然,丁晟的《英雄本色2018》就算宣发和票补费用的每一分钱都花在了对的地方,也不能保证它的评分就一定会上升、票房就一定会增加。李非的《命运速递》就算宣发方迪美实现了承诺的十场路演和10%的排片,也不一定就能给影片带来什么。

但我们理解李非在“被欺骗”和丁晟在“被套路”后的所作所为,要的不过是一个说法和尊重,同时也给同行提个醒。

绿茵王朝变态版

猎魔传说

创世金刚手游

蜀山神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