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糖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硬糖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妹妹找哥泪花流[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50:11 阅读: 来源:硬糖厂家

高考的第一天,十八岁的喜娟忐忑地来到考场附近,焦急地等待着进场的铃声。喜娟看着那些考生家长陪伴在自己孩子左右,又是安慰又是鼓励的,泪水顷刻间盈满了眼眶——

喜娟兄妹两个,哥哥喜强比她大四岁,学习成绩和她一样优秀。为了供兄妹俩上学,彻底改变贫穷命运,父母在市里当起了菜贩子,起早贪黑常年奔波劳累。虽然很辛苦,一家人还算过得去。可没想到,四年前,大祸从天而降,父母在从批发市场拉蔬菜回来的路上,出车祸双双惨死。

可恨的肇事司机驾车逃逸,兄妹俩没有得到一分钱的赔偿。父母死后,哥哥喜强挑起了生活的重担。为了供妹妹继续上学,喜强只得放弃高考,牺牲自己上学的机会,接替父母当起了菜贩子。后来,喜强眼看着小菜贩子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一咬牙就跑到了新疆……

上个月,哥哥给喜娟汇款买了一部手机。喜娟很懂事,知道哥哥在外面挣钱不容易,所以从来不舍得打长途电话,兄妹俩就通过短信联系。

进考场前,手机突然响了,是哥哥发来的短信:“妹妹,原谅哥哥不能在你高考的时候陪伴在你身边,给你加油鼓劲。但哥哥相信,妹妹是最棒的,一定能考出自己最高的水平!”

哥哥的鼓励,像一股暖流温暖了喜娟的心。她激动万分,随即发短信给哥哥:“哥哥,谢谢你的鼓励!放心吧,妹妹一定不会上你失望的。”

刚回过短信,进场铃声响起。喜娟急忙关掉手机,信心百倍地迈步走进考场……

高考成绩揭晓,喜娟如愿被北京的一所高校录取。拿到录取通知书后,喜娟立刻发短信,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哥哥。

哥哥的短信很快来了,在表示祝贺和喜悦之余,又告诉喜娟,说他已经汇出一千元钱,当作喜娟去新疆的路费。到新疆去,这对于喜娟来说简直就像梦一样。新疆那么远,去一次得花多少钱呀!她知道哥哥赚钱不容易,说什么也不愿浪费那么多钱。可哥哥说他近来生意很顺利,钱不是问题,要她无论如何也要来新疆团聚一次。

哥哥去新疆后,兄妹俩已经两年没有见过面了。自打父母车祸去世,喜娟只剩下了哥哥这唯一的亲人。说实在的,喜娟非常想念自己的哥哥,她当然也能理解哥哥的心情,她知道,如果自己不去新疆,哥哥回来照样得花钱,于是思来想去,就答应去新疆看望哥哥。

喜娟终于踏上了西去的列车。一路上,她兴奋地想着哥哥,连觉都睡不着。晚上十点多钟,喜娟收到了一条哥哥发来的短信:“妹妹,对不起,我病了,不能出门。我让我的好朋友均平替我去火车站接你。”喜娟一看吃了一惊,她赶紧拨通了哥哥的电话,想问问他病得怎么样,可是却没人接听。喜娟心里更加担心了。

当列车开进乌鲁木齐站时,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喜娟走出出站口,看见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她的名字。

喜娟急忙走过去,举牌子的是一个陌生的小伙子,他一定就是哥哥说的均平了。喜娟开口第一句话就问:“你是均平哥吧,我哥哥得了什么病?”

小伙子热情地说:“我是马均平。你一定就是喜娟!一路上累了吧,饿不饿?走,咱先去吃点早饭……”

喜娟却没跟他走,她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哥哥的情况。

马均平说:“喜强得了急性阑尾炎,刚做了手术,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但是还不能下床,所以没来接你。你不用担心,他让我好好照顾你。”

喜娟心里踏实了一些,又问:“为什么他不接我的电话呢?”

均平说:“病房里还有其他的病人,他一定是怕打扰别人休息吧。”

均平告诉喜娟,他是一家石油公司的职员,和喜强在克拉玛依认识后成了好朋友。他们公司有个基地在戈壁滩上,离克拉玛依三百多公里,是他介绍喜强在那个基地卖菜的。

吃过早餐,马均平领着喜娟来到停车场上了一辆丰田越野吉普车。汽车一路来到克拉玛依市区,天色已晚,均平就安排喜娟住了下来。

第二天,均平开车带着喜娟向基地进发。茫茫的戈壁滩,翠绿的胡杨林,还有那远处的雪山,让人心旷神怡。

喜娟却无心观赏风景,她心里一直挂念着哥哥的病情。忽然,均平神色凝重地说:“喜娟,有件事一直瞒着你,现在我不得不告诉你……”说到这里他把车停在了路边。

喜娟浑身颤抖了一下,马上把目光从车窗外收了回来。她双目紧紧盯住一脸凝重的均平,似乎已经预感到了不幸,她大声问道:“告诉我,是不是我哥哥他……”

尽管均平已经把要说的话在心里想了很久,但此时此刻,他还是流下泪来。望着一脸惊恐的喜娟,均平抹了抹眼泪,开始讲述起喜强的不幸遭遇——

均平是在克拉玛依认识喜强的,两人成了朋友。交往了一段时间,均平知道了喜强家的不幸的遭遇,心中充满了同情。喜强在克拉玛依卖菜,当时生意一直不太好,恰好均平被公司调往戈壁滩上的一个基地,基地距离克拉玛依四百多公里,他看到那里有商机,于是就帮喜强买了辆柴油三轮,让他拉菜到基地去卖。

喜强每两三天从市区往基地跑一趟,虽然辛苦,但收入却很丰厚。但今年“五一”节后,均平一连两天都没有见到喜强,打他手机总是关机。均平预感到不妙,于是就找人开车顺那条沙漠公路回去寻找。那天下午,均平他们终于在半路找到了那辆柴油三轮。可大家下车走到跟前一看,被眼前的惨状惊呆了:地上满是衣服碎片,不远处是一颗头颅和一堆森森白骨……

从现场不难看出,喜强是在途中停下来换轮胎时,遇到野狼袭击不幸身亡的。均平在现场找到了喜强那部已经因电量用尽而自动关机的手机。

后来,均平就留下了那部手机。手机经常收到喜娟发来的短信,均平知道,喜娟眼看就要高考了,如果她知道了哥哥的死讯,受到刺激,一定会影响成绩。他决定暂时不把喜强的死讯告诉喜娟,并以喜强的身份给喜娟发短信,还按时给喜娟汇钱。高考前那条鼓励喜娟的短信,就是均平发的,还有来新疆前的那一千元钱也是均平汇给喜娟的……

来到喜强的坟前,喜娟一头扑倒在地,痛哭失声:“哥哥……你走得太惨了……咱爸妈走了,你怎么也忍心丢下我啊!哥……我一直盼望高考,盼望拿到录取通知后我们兄妹团聚……可没想到盼来的却是这么个结果啊!老天啊……你咋那么残忍?为什么连我唯一的亲人也要夺走啊……”

听着喜娟撕心裂肺的哭泣,均平心如刀绞,他上前不住地劝慰:“喜娟,我是喜强的好朋友,喜强走了,还有我呢!从今以后,我就是你哥,你就是我的亲妹妹……”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